《万历十五年》

几千年以来,以道德代替法治,最后导致了整个社会机器的停摆,作者认为道德应该被用于大方向,是追寻的目标,而具体的实施和细节的评判应该出于法治和技术,而非道德。(作者整体思想偏西化,有一种以西方文化看中国传统的感觉)